• Create Taiwan

從藐視到珍愛


我與翻譯之間的愛恨情仇

「要怎麼泡咖啡?」睡眼惺忪的我皺著眉這樣問自己。沖泡咖啡是幾十年來的日常,這應該是個不用思考就能完成的動作。幾秒鐘後,我想起前一天剛經歷失婚的重創,難道我因此錯亂而失憶了嗎?

為了重返人生軌道,我竭力求神幫助我勝過身心靈裡的混亂,盼望能行詩篇37篇3節所言:繼續信任神,選擇做有意義的事,活在神的心意裡。然而,我發現比泡咖啡難度高的事,我一時還做不來,大腦的運作彷彿癱瘓罷工,說什麼、做什麼都感覺荒腔走板、筋疲力竭。唯獨翻譯這件事,是我能以近乎吹灰之力的輕省來完成的。

可笑的是,翻譯其實是我心底一向暗暗藐視的事啊!除了享受與講員同台口譯的虛榮快感外,我對翻譯可是愛恨交錯呢!

我愛翻譯,因為我喜歡將激勵人心的信息翻譯成信、雅、達兼具的中文,樂見受眾不礙於語言之限,能飽嚐從神而來的智慧。比方在1992時,剛信主的我在匈牙利短宣時,在美國牧師與中國籍交換學者之間作翻譯的橋樑。能在遙遠神秘的東歐,有機會向華人傳福音,真是一件令人結舌瞠目的美事!當時的我,不會說匈牙利文、對中英文聖經也不熟,竟能如此為神所用,帶來超越國界、文化、政治分野的影響。那算是我與翻譯之間的初戀。

我恨翻譯,或更確切的說法是藐視翻譯,因為我一向看重從零開始的創作,希望自己有朝一日能成為原創作家,而非「撿現成」的譯者。「撿現成」的感覺就像是從未懷胎生子的我,偶而幫朋友看小孩,暫嚐為人父母的滋味;幾小時後得把孩子還回去,少的是從無到有的榮耀和滿足。

後來,我開始翻譯友人推薦的一本書:Passport through Darkness: A True Story of Danger and Second Chances。那是美國「開路夥伴」(Make Way Partners)事工的執行長金柏莉 ‧ 史密斯(Kimberly L. Smith) 所寫的書¹。在翻譯作者血淚交織、死裡逃生的見證之際,我發現自己竟默默地得著安慰、醫治。後來出現的漣漪效應,真是超出我的所求所想!在輾轉引介之下,我找到一家出版社願意無償出版,將銷售所得奉獻給「開路夥伴」。《穿越黑暗的護照: 揭露蘇丹孤兒的真實苦境》² 這本書最後順利付梓上市。在作者來台巡迴分享後,不僅成立了台灣辦事處,還召募了翻譯志工團。其中兩名女性志工,還到南蘇丹去實地採訪³,然後透過媒體⁴ 邀請眾人共襄盛舉,資助了南蘇丹的孤兒寡母們。

“最重要的是,那還是一頭尚未馴服的野驢,牠願意乘載耶穌,原是出於自己甘心樂意的降服!”

此後,翻譯在我心中有了新的定義!我看到翻譯是神的恩賜和呼召:既是恩賜,所以可以不費吹灰之力;又是呼召,因神在創世以先,早已揀選。換言之,翻譯更像是乘載著耶穌進耶路撒冷的那頭小驢,如撒迦利亞書9章9節記載的:早在數千年前,神就為這謙卑的王揀選了驢為坐騎;神不選英勇善戰的馬,因為耶穌贏得人心,是以和平而非武力。最重要的是,那還是一頭尚未馴服的野驢,牠願意乘載耶穌,原是出於自己甘心樂意的降服!

我與翻譯之間的愛恨情仇,竟在我生命破碎失控之際得贖了!過去因著頑梗傲慢,我藐視、拒絕翻譯這個恩賜與呼召;如今,我接納了神所造的本相,甘之如飴,珍愛不已。深願人生下半場第二次的機會,能為神所愛的人帶下永恆的祝福!

- 陳芳如

1 南蘇丹因為長期內戰、政府失能及宗教衝突,導致境內數千名孤兒流離失所。來自美國的宣教組織「開路夥伴」從2005年起,陸續在南蘇丹境內成立了數所在地註冊的孤兒院/學校/診所,並聘雇數百名在地同工,為數千名在戰火中流離顛沛的孤兒們,提供了衣、食、住、教育和醫療上一切所需。目前已培養出兩屆的高中畢業生在大學就讀,期盼能為南蘇丹培養出傳遞和平的在地領導人。

2 本書內容請參考教會公報刊文 ---《穿越黑暗的護照: 揭露蘇丹孤兒的真實苦境》成為他們的開路夥伴: https://tcnn.org.tw/archives/13149

3 風向新聞 Kairos.news《請聽我說》 ---  開路夥伴志工徐靜萱 : 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5jzJfDwkLpI

4 金柏莉 ‧ 史密斯(Kimberly L. Smith) 接受媒體訪問:

好消息電視台:https://www.youtube.com/watch?v=UeF5cja8WRY

佳音廣播電台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kimberlylsmithHighland.author/


133 views0 comments

Recent Posts

See All